首页 »

中南海春藕斋的舞会

2019/8/14 1:56:47

中南海春藕斋的舞会

 

文革前的中南海里有两个娱乐场所,一个是春藕斋,一个是西楼餐厅。春藕斋便是开国领袖们周末舞会的场地,偶尔也放电影。

 

1955年元旦过后,春节来临。除夕吃罢早饭,我们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歌舞团乐队便接到紧急通知,要我们元旦在北京饭店参加演奏的人员,于9点准时赶到总团会议室开会。接到通知后,我们20多人便从驻地西总布胡同出发,匆匆赶到了外交部街的总团会议室。

 

进入会议室后,我看到两个烧煤的大炉子正冒出熊熊的火舌,总团首长、军区保卫部和军区文化部领导已经等在那里。9点,会议准时开始,气氛非常庄重。总团团长张非向我们交待任务说:“今天向你们下达一项极为光荣、极为重要的任务,相信你们一定能完成好。但是,现在还不能给你们说任务的具体内容。因为你们是军人,服从命令是天职。以后对内对外,甚至对你们的父母妻子,也不能透露执行任务的具体情况,特别是你们在执行任务时看到了什么,听到了什么,就连执行任务的地点、时间也要绝对保密。如果有谁泄露了机密,将会受到严肃的处理。现在你们就赶紧回乐队驻地,抓紧做好执行任务的准备工作。”

 

简短的动员会结束之后,李湘林队长立即带领我们迅速赶回到乐队驻地,整理检查所用的乐器。他还传达上级的命令说,今晚演奏,要求一律穿便服,没有便衣的,要抓紧时间上街去买,钱不够的可向财务借支。我就是没有便衣的一个,那天中午赶忙在东四商场买了一件春秋穿的布料中山装上衣。

 

当天下午4点半乐队食堂开饭,5点就赶到排练室集合。在那里,军区保卫部乔科长、文工团总团保卫干事及乐队领导,一起检查了我们准备携带的所有乐器、乐器盒、乐器套等。乐队的班组长还相互进行了检查,连队员穿的大衣和内衣的衣兜也翻了个遍,水果刀、指甲刀、打火机、火柴等都被掏了出来,不准带在身上。检查结束后,我们执行演奏任务的20多人,加上从舞蹈队、合唱队挑选出来的七八位女演员,于6点多钟登上了在大门外停着的一辆破旧大轿车(事后知道是中南海管理局的车)。车子开了一会儿,便到了中南海西门。经过警卫简短的盘问,车子从西门一直往东,开到了南海边停下。我们随即下车,被领进了门楣上方挂有“春藕斋”匾额的大房子。

 

这是一座大约200平方米的长方形古建筑,厅内雕梁画栋,古香古色,灯火通明,彩灯高悬,装饰得朴实自然,看得出是一个临时布置的跳舞场所。陪同前来的军区保卫部乔科长神秘地对大家说:“同志们,你们知道我们今晚来到什么地方了吗?告诉你们,这里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居住的地方。你们今天晚上的任务,就是为毛泽东主席、刘少奇主席、周恩来总理、朱德总司令等中央首长们服务。我为你们感到骄傲,感到光荣!我相信大家一定会以饱满的政治热情,圆满完成好党交给你们的任务。”领队李湘林队长也激动地对我们说:“我们今天能来这里执行任务,是周恩来总理亲自推荐我们来的,如果任务完成得不好,怎能对得起周总理的信任呢?”大家听了两位领导恳切的动员,顿时心里热呼呼的,心情十分激动。当时我心里就默默地念叨着:春藕斋为我们作证吧,我们一定会完成好今天的政治任务!

 

听完领导的简短动员,我们赶紧在小舞台上摆好乐谱,安装好架子鼓。一切就绪后,我便坐在扬琴旁再一次认真调音。晚上6点3刻左右,我看到陈毅元帅、贺龙元帅等率先走进舞场,舞厅内开始热闹起来。大约刚过7点,我听到门口一阵骚动,有人小声地说:“来了,来了……”我急忙抬眼向门口望去,只见走进春藕斋舞厅的是朱德总司令及夫人康克清大姐。这时舞厅安静了下来了,灯光也变暗了些,我们乐队开始演奏。我记得演奏的第一首乐曲是《抗日出征歌》,第二首舞曲是《南泥湾》。随着悠扬的乐曲,朱总司令和康大姐开始翩翩起舞。我看到朱老总满面红光,带着慈祥的微笑,在跳舞中老两口还不时地说着什么。当他们旋转到我们乐队前面时,常常亲切地凝视我们乐队。他们真诚的微笑和示意,像一股暖流直达我们演奏员的心房,使我们倍感激动,倍感亲切,倍感鼓舞。

 

我听战友们说,朱总司令来跳舞主要是为了锻炼身体。他跳舞时对音乐节拍的感觉稍差,不管什么步伐的乐曲,他都是不紧不慢地按着自己的节奏走,加之年纪较大,因此每支舞曲他只围着舞厅转一圈就会坐下休息。后来我们总结了经验,给朱总司令伴舞,所选乐曲要短些,以民乐为主,以节奏较慢的慢四步、平四步乐曲为主。在演奏中,我们不是要求朱老总跟着音乐节奏走,而是我们的鼓手跟着他的步子快慢走。因此,朱老总对我们乐队的演奏十分满意,他老人家跳得也特别开心。

 

9点半左右,小舞台对面的门突然打开,刘少奇和王光美进入春藕斋。他们快步走到朱老总落坐的沙发前,笑容满面地伸出双手向朱老总及康大姐拜年问候,感情十分亲密。他们交谈几分钟后,刘少奇退回了自己地座位。这时,我们的管弦乐队替下了民族乐队,继续演奏。我是民乐队扬琴演奏员,又是管弦乐队的小提琴演奏员,和我一起成为多能演员的还有方生、靳因、吴光祖、黄家峰、王永振、赵学仁等同志。我们这些同志从晚上17点到凌晨4点,不停地演奏了长达10个小时,虽然很辛苦,但感觉很幸福。当乐队响起了轻松愉快的苏联歌曲《红梅花儿开》《小路》等舞曲时,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双双起舞。这时我看到,朱总司令、康大姐悄悄地走向衣帽间,由警卫员陪着离开了春藕斋。

 

刘少奇夫妇一起跳舞的次数要比其他几位领袖多些。他们俩舞姿潇洒协调、配合默契,还不时地亲密交谈,有时还会旋转到舞池中央转两圈或三圈,跳出一些花样来。大约晚上10点多钟,周恩来总理突然从侧门进入舞厅,邓颖超不喜欢跳舞,所以没有跟来,我们团选来伴舞的几位女舞蹈演员便一拥而上,争着和总理跳舞。周总理进入舞池后,一边跳舞,一边和刘少奇夫妇打招呼,互致拜年问候,还向在场的陈毅、贺龙等打了招呼。这时候舞厅等气氛达到了高潮,乐队奏响了《多瑙河之波》《杜鹃圆舞曲》和探戈《鸽子》《宝贝》,还奏响了欢快的《春节序曲》等,把节日气氛推到了最高点。